获得最新动态

通过邮件注册以获取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最新消息。

您现在已在我们的邮件订阅列表中

案例

自主计划生育:塞内加尔

引言

比尔和梅琳达·盖茨

也许对自主计划生育重要性最好的诠释是:只有实现了计划生育目标,我们才更有可能实现其他任何一个可持续发展目标。

不论是贫困、孕产妇死亡、儿童死亡、教育,还是性别平等,当女性可以规划自己的生育,以确保她们在身体上和经济上都做好准备后再去生孩子,上述一切都将得到改善。

然而有关性和家庭生活的传统束缚非常强大。在很多国家,家庭普遍不对生育进行规划。给予这些家庭自主选择权不仅关乎筹集更多资金、开发新型产品或者改进陈旧系统等技术层面的工作,还要去考虑其背后深厚的文化影响。

“尽管面临挑战,许多发展中国家已经开始重视自主计划生育工作,因为他们意识到了这项工作可带来的重大影响。近年来,四十多个国家出台了严谨的国家计划生育规划。”

塞内加尔的自主计划生育项目是最成功的例子之一。为此,我们邀请了在此项目中发挥了关键作用的两位成员分享他们的经历。法提玛塔·西(Fatimata Sy)是瓦加杜古合作项目协调部主任,该项目旨在让西非九大法语国家地区的更多女性获得计划生育服务。穆塞·法勒(Moussé Fall)阿訇是伊斯兰人口网创办者之一,他帮助其他阿訇思考计划生育与宗教信仰的关系。

西女士和法勒阿訇向我们共同展示了如何通过开展深入而广泛的工作以确保众多家庭能够释放他们的全部潜能。

塞内加尔现代避孕措施的普及率
当前预测
19902016
0
5
10
15
20%
3%
15%
《国家计划生育规划》出台
2012

实地报道

法提玛塔·西(Fatimata Sy)

瓦加杜古合作项目协调部主任

2011年,当我们试图在塞内加尔以及整个西非扩大性与生殖健康服务的覆盖范围时,这个目标显得遥不可及。

我们的文化和传统要求妇女多生孩子,而大多数人并不了解频繁怀孕给健康带来的风险,也不知道如何规避这些风险。令人惋惜的是,即使有人了解这些风险,他们通常也无法在公共卫生机构获得他们需要的避孕用品。

但是,在我们启动瓦加杜古合作项目后,一切都发生了改变。塞内加尔一马当先,在当地发起了第一个计划生育国家行动计划,塞内加尔的每个公民都参与其中。

政府为改变现状制定了雄心勃勃的政策并提供了资金支持。民间社会团体纷纷响应,紧接着几乎每一个利益团体都参与其中,包括宗教领袖、社区倡导活动家、青年人和其他所有人。大家第一次有了寻求改变的动力。

塞内加尔打破了避孕用品的集中供应方式,通过与私营部门伙伴合作,确保每一个寻求避孕服务的女性都不会空手而归。

这一行动计划通过创新的方式解决了很多错综复杂的难题,包括如何制定战略提高对生殖健康服务的需求和供给。举例来说,为了增加对生殖健康服务的需求,塞内加尔启动了一项公众宣传活动,旨在普及频繁怀孕对妇女和儿童的健康影响。

一年时间里,媒体持续不断地在电视、广播以及报纸杂志上讨论计划生育。辩论不绝于耳,海报也贴满大街小巷。这是这个国家意义重大的一次转变,因为这个话题在塞内加尔向来属于禁忌。

在供给方面,塞内加尔打破了避孕用品的集中供应方式,通过与私营部门伙伴合作,确保每一个寻求避孕服务的女性都不会空手而归。在项目开始之初,某些类型的避孕用品的库存量仅有20%,而现在全国库存量已超过98%。我仍然记得他们所用的标语:“没有产品,就没有计划。”

解决了供应链的问题后,现在塞内加尔的女性即使是第一次来诊所寻求避孕服务也能及时获得。(塞内加尔达喀尔) 解决了供应链的问题后,现在塞内加尔的女性即使是第一次来诊所寻求避孕服务也能及时获得。(塞内加尔达喀尔)

塞内加尔的进步令世界惊讶,如今开展瓦加杜古合作项目的其他国家也不断取得非凡的成果。

更令我兴奋的是现在已不仅仅是卫生部长希望了解计划生育。财政部长、人口部长以及教育部长同样希望了解。他们深知计划生育不仅事关健康,也不仅仅只是“别人的事”,计划生育关乎未来,人人有责。

长期以来,在塞内加尔生活总是面临各种物资匮乏,缺水、缺电、缺学校、缺工作……这也缺,那也缺。但下一代的生活,将会越来越好。这是完全可能的。这是我的梦想,也正在成为现实。

实地报道

穆塞·法勒(Moussé Fall)

阿訇, 伊斯兰人口网创办者

我的母亲生了八个孩子,我是倒数第二个。她43岁就去世了。从那一刻起,我不得不独自面对这个世界的种种危险。

我们意识到她去世的主要原因是怀孕过于频繁。我不希望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别人身上。

当我长大并开始研究伊斯兰教义时,我注意到很多宗教领袖反对计划生育。诚然,《古兰经》的权威不可撼动,但宗教领袖们必须基于他们所处的时代去解读它。我们今天有Skype,但没人在《古兰经》里寻找Skype。然而,《古兰经》所有有关交流的主题都可以应用到Skype上,这是有智慧的宗教领袖们必须努力去做的。我们试图帮助他们做到这一点。

例如,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鼓励妇女要间隔生育,因为她们有义务母乳喂养孩子两年。圣训证实了这一说法。在最常听到的圣训里,穆罕默德谈到他失去的名为易卜拉欣的儿子,当时他只有1岁10个月大。穆罕默德说:“我的儿子在哺乳期还没结束就离开了这个世界。”我们和阿訇一起工作,他们熟知所有的经文。通常在我们一起研究学习后,他们都会赞同我们的观点。下一步是设法把这些内容变得通俗易懂,然后传授给夫妻。

我们在塞内加尔取得的成果可以推广到整个西非。塞内加尔的成功成为我们信心的源泉。

在塞内加尔的每一个地区,我们都会联合当地医生和有影响力的阿訇举办培训课程。我们的培训涵盖神学和医学议题,这样阿訇也能了解避孕用品的工作原理及可能的副作用。这是一项艰难的持久战。我们现在已培训了3000多名阿訇,他们现在已经站在我们这边,而当初,他们大都极其反对计划生育。

我坚信我们在塞内加尔取得的成果可以推广到整个西非,因为我们有着相似的国情——国家之间的边界不过是殖民者划定的而已,我们还拥有相同的价值观和近乎一致的语言,而且我们在相同的时间接受了伊斯兰教。塞内加尔的成功成为我们信心的源泉。

我希望人们能够利用自己的力量创建一个更美好的未来。我相信我们目前所做的一切都在朝着这一目标前进。真主保佑。

数据背后的故事

© 2017 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版权所有。